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高三,我们还教不教课文?
作者:陈远贵 来源:教师博览 点击:298次 评论:0

       高三了,还教不教课文?这似乎是一个不应成为问题的问题。

  可当下高三语文教学的现状是,不少学校为了考分,把做题讲题当作了高三教学的全部内容。

  这种现状显示了素质教育在现实面前的种种无奈。毕竟,学生、家长、学校都得尊重分数,接受分数安排的升学事实。可是,笔者要质疑的是这样做真的能够切实提高语文的高考成绩吗?

  一项调查显示,高分的考生并不认可高分得益于语文的强化训练,他们认为是长期阅读和有针对的自主练习的结果。中段考生认为高三半数以上的语文练习都是白做的,花了很多时间去做题去订正去巩固,好像学了不少招数,结果面对高考题,却使不上力气。低分考生本来就疲于应付,加上提不起兴趣,当然收效更微。

  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呢?笔者认为原因是明显的:急功近利,违背教学规律。为什么教,教什么,怎么教,是教学的三个原点问题。“为什么教”是意义,“怎么教”是方法,“教什么”是内容,是抓手。在“教什么”上出了问题,另两个问题也就变得毫无价值。

  笔者以为,教课文才是高三语文教学的抓手。

  原因之一:高考命题的原则是“以教定考”。很显然,这个“教”是由国家教育部门的课程标准规定的,而不是由学校或老师擅自决定的。很多学校是依据上一年的高考卷“以考定教”,看似聪明,实则荒谬。

  原因之二:语文考题的呈现方式是课文。以江苏语文高考卷为例,分值近70分的文言文阅读、诗歌鉴赏、文学类文本阅读、论述类实用类文本阅读的文本与教材无异。即便把考卷当作教的内容,也应该在教学生读透文本的基础上去研究解题方法,而高三语文教学的现状恰恰相反,因为我们更看重的是多做题,建立在浅阅读基础上的“方法大厦”又能屹立多久呢?

  原因之三:以读促写,读写结合,是切实提高语文素质的基础。阅读能力好的考生,作文一般也不差;写作好的考生,阅读一般也不差。阅读和写作呈现出正相关关系。将高三语文教学定位为“教考”,显然属于逐末之举。

  那么,高三如何教课文呢?

  高三年级有其特殊性,教课文也应有别于高一高二。笔者提出以下三点做法:

  一、阅读讲评应以课文教学的基本思路作为抓手。高三不做考题是不现实的。问题是,不少老师在阅读讲评环节对文本浅尝辄止,甚而至于只是止步于报答案的阶段,这是一种低效甚至无效的阅读教学。笔者以为,理清文章的行文思路,弄清作者的基本观点和情感取向,厘清每一道题涉及的文本范围,这些课文教学的基本思路,当属于阅读讲评的内容。

  二、自编的阅读题可以当课文教。在高三的教学过程中,老师们经常会自编一些阅读题。这些阅读题的文本往往是老师们精心选择的。笔者以为,这类文本可以先当作课文来教,讲授的重点可设在命题涉及的几个重点上。课文讲授的环节结束,再让学生做题巩固。这样,学生不仅做到了知其然,还做到了知其所以然,既完成了阅读训练,还习得了命题的思路和方法,教师评讲又得心应手,真是一举数得。

  三、经典文本,换个角度再教一遍。笔者觉得,在高三复习中,应适当安排回归文本的阶段复习。选择哪些文本呢?笔者觉得可以依据文体选择一些经典文本。以苏教版必修教材为例,文言文可以选择《廉颇蔺相如列传》《六国论》等文本,古代诗歌可以选择《登高》《蜀道难》等文本,议论文可以选择《拿来主义》《简笔与繁笔》等文本,记叙文可以选择《老王》《李叔同先生》等文本……就文本教学的方法而言,应有别于高一高二。比方说,《六国论》可以重点讲解论证结构,进行议论文的构思训练。《简笔与繁笔》可以侧重讲解素材的选取,引导学生修改旧作,进行作文的升格训练。《廉颇蔺相如列传》《六国论》可以侧重于文言实词、文言特殊用法的归类复习,强化巩固文言基础。《登高》《蜀道难》可以引导同学自主命题,提升同学诗歌鉴赏的能力和应试能力。总之,换一种方法进行经典重读,既“温故”,又“知新”,使高三课堂呈现一番新貌,何乐而不为呢?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提升学生的语文素养来说,还是功利一点,从提高学生的语文成绩来说,高三的语文教学还是应该回到教课文的正路上来。(作者单位:江苏省天一中学东亭校区)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更新:2017/5/19 7:58:40 编辑:fengyefy
头条推荐

阅读华夏史实 体验河洛文化

通俗一点讲,研学旅行就是组织学生走出校门学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做教室里做不到的学问。具体到中国夏园研学旅行基地课程来说,我建议:要与时俱进地融合教育信...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