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对写作教学经典论断的思辨
作者:赵宪宇 来源:京师书院BigData 点击:238次 评论:0

作者简介:赵宪宇,江苏省无锡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教育杂文作者,江南大学兼职教授,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全国教育改革创新优秀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主要研究领域为语文教学、教师专业发展、教育管理和教育表达,主编参编了《新科学读本》等多种教材和《新高考作文》等多种教学用书,出版了多部教育教学论著,其中《新课程:说课听课与评课》再版二十次。发表数百篇文章,做过数百场讲座。

赵宪宇在教育表达上独树一帜,他近二十年来致力于教育觉醒行动,进行教育杂文创作,创新了教育表达的文体形式,2005年出版《教育的痛和痒》(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教育的忏悔》(新华出版社)、2008年出版《教育的错觉》(江苏教育出版社)、2011年出版《教育的觉醒》(新华出版社),均多次再版,在教育内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经典的教学论断,无疑有着重要的教学指导意义,但也不是句句都毋庸置疑。在具体的教学场景和过程中,即使是经典的教学论断也会有着扩容、扩形和变异的表现。对经典论断的新阐释和新运用,并不损害经典的普遍意义,经典仍不失为经典,其实这也是经典都应遵循的价值规律。

所谓写作教学的经典论断,主要是指一些来路正,影响大,在语文教师中传播广泛且信奉不疑的写作观点和理念。它们有的来自于教育名家,有的是古往今来的不二流传,也有的是现代教学中人们通过教学而逐步建立起来的高度一致的认识。这里,我选几个有代表性的观点,试论辩之。思辨,不是否定,不是背叛,更多的是一种延伸,一种矫正,一种个性化的理解。

一、一味信守典型性原则,却对写作真实性造成了误伤

长期以来,我们坚持的一个重要写作原则就是典型性原则,这个原则要求作品所反映的生活必须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也要更带普遍性。它要求对现实生活中的素材进行选材、提炼、集中、概括,创造出能够体现社会生活某些本质规律的典型事件、典型环境和典型形象来。在中学作文教学中,典型性也体现得特别典型和突出。当然,我们并不是否定这条文艺理论原则,况且这条原则也有其科学性和实用性,也确实对写作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但就目前情况而言,由于对典型性原则认识有些偏差,过分强调了该原则在中学作文教学中的地位和作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中学作文的空洞和缺少个性现象。

其主要体现就是命题上的“大而化之”。 中学作文命题往往舍弃小节,拟一些高度概括的题目。在这种命题倾向带动下,学生自拟的题目也是非“大”不命,非“高”不就。

选材上的“如雷贯耳”。如记叙文中写青少年学生,就必须反映一代人的精神风貌。要写一件事,就要写得十分有意义,最好能与社会时代联系起来。要写一处景物,就要能体现出无比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美好感情。议论文中,理论论据要的是经典性的东西,领袖指示、圣人诫训是首选。事实论据也要名人名事,否则,似乎就缺乏说服力,没有感染力。要写好人好事的文章,往往是天灾人祸大展览,平常小事难得一见。

构思上的“高瞻远瞩”。作文中的构思立意也处处体现出了具有典型性的“亮点”。不愿留下一点缝隙让自己真实但略显“平庸”的思想透露出来,恐怕犯了《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世间行乐亦如此”、《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人生如梦”的“低级错误”。学生们一遇到记叙文的主题,总要挖掘出崇高的思想、大无畏的英雄气概等。议论文也总是高屋建瓴,尽力要揭示出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和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其实,平常生活中平常人的情感更加富有生活气息,写个人的思绪会更生动感人,更富真实感。一般生活真理、人之常情,更让人感到自然亲切,也更能让人接受。没有必要要求学生一定要“平凡中见伟大”、“平常中见神奇”。如果人和物本身就没有“伟大”和“神奇”,或者由于中学生阅历有限,思想还不成熟,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伟大”和“神奇”,那只好牵强附会,或标签式地喊上几句口号而已。

要消除典型性原则给中学作文教学带来的不利影响,应该在运用典型性原则的同时,要走生活化道路。不能认为写周边的事情,写凡人小事,写平常人的思想感情就写不出典型性来,就是狭隘的短浅的或是平庸的东西,只有登高望远的重大材料,才是青年学生作文所追求的方向。如果不去掉这种偏见,中学生作文就很难出现真实而活跃的面貌。

二、一直追求反复锤炼,居然忘了浑然天成

古人常说,板凳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晋人葛洪在《抱朴子·博喻》说“贵珠出于贱蚌,美玉出于丑璞”。 王安石也十分注重锤炼,“春风又绿江南岸”经过几十次修改才选定“绿”字,千百年来被传为美谈。古往今来很多关于写作的经典言行似乎都指向了一个焦点,就是写文章要反复锤炼。

“锤炼”是好,写文章是要好好润色字句,锤炼语言。但有一些例子却让我们想到了不“锤炼”的好处。曹植的《七步诗》,是脱口而出的,王勃的《滕王阁序》,是一挥而就的。李白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而成为诗仙,苏轼、辛弃疾又以敢于突破格律束缚,“不喜剪裁以就声律”而创制了豪放词派。不“锤炼”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也出现了不少佳作名篇。必须承认,第一感觉中往往也有艺术的真谛。再回到中学生作文中看一看,现在的中学生,中考、高考时几乎不能打草稿,一般都是“一遍过”,可他们也写出了一些让人叫绝的好文章。其实,考试时,在卷面上进行“锤炼”不太合适,也没有时间。是否要“锤炼”,不管是作家,还是学生,都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尤其是学生,特别是应试文章,似乎炼就一锤定音的本领是更为重要的。

必须肯定,写文章是要“锤炼”的。通过“锤炼”可以出精品,出杰作。但即使要“锤炼”,也是有一定讲究的,不应该是文章的每个词、每句话都要反复推敲,也不是每种内容都需要反复“琢磨”。如果三思而文,也许会把天然锋利的宝剑,磨成了秃钝的木刀。那么,什么情况下才要着力“锤炼”呢?往往在表情达意的关键时,运笔才需要特别留心,就像“庖丁解牛”,在技经肯綮之处,要“视为止”。还有一种情形是,在描述叙写的艰难处,由于作者对事物或现象处于一种难于表达的状态,遣词造句,就需要煞费苦心了。贾岛为了表现寺院的寂静,才艰难地在“推”和“敲”之间选择。

但一般情况,过分“苦吟”,恐怕真的是要“二句三年得”,“拈断数茎须”了。有了素材的储备,有了一定的写作基础,再加上充沛的情感和驰越的想象,就可以运笔如飞。如果过分注重“推敲”、“琢磨”,影响了思路,阻塞了文路,甚至有一点灵感火花也会因等不急而溜走了。再说,青少年学生朝气蓬勃,才情盎然,少一点约束和纠缠,个性就会得到自由的张扬,说不定会有更好的文章出现。

精美的玉石,有的是经过了千雕万琢,而有的是浑然天成。干雕万琢让人敬佩,浑然天成也极富有魅力。

三、圣人关于“多写”之训,未必就是行身之则

多读多写,历来被奉为写作圣训。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就是诗圣杜甫说的,也有无数的事例可以佐证。因此,我们一般就这样叮咛学生,多读多写文自工。于是,在很多人主张的“题海战术”里,当然也包括了作文训练的“题海战术”。

我们不反对多读多写,但必须要讲求质量,且训练的“度”也一定要把握好。作文训练,练什么?我认为,主要在于培养学生的作文意识和情感。有了较强的作文意识和情感,有了一定的写作素养,就可能处处留心,时时感悟,就能不断产生灵感。而如果一味地去实施题海战术,学生就无暇思索,甚至会产生厌倦心理。

古人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或者叫不会作诗也会偷。但千万不要因此以为以读可以促写,读得多就写得多,就写得好。孔乙己读了多少书,可是只擅长写一个“回”字。也许很多人已经感到了读与写,多写与写好之间的辩证关系了。2011版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已经减少了对写作量的要求。

写多少只是一个量的问题,关键是如何写。

写要“多元化”。不能一提到作文训练,就抛给学生一个题目了事。可以训练整篇文章,也可以写文章的某个要素或环节。比如要训练学生的创新观点,就可以不动笔只动口,给一个现象,让他们各自发表自己的看法。作文训练的途径是多种多样的,只有多元化、综合性,才能全方位提高学生的作文水平。

写要科学性。所谓科学性,主要有三层意义。一是要符合学生的年龄特征,了解学生的生活、学习实际和情感的指向性。二是要制定系列的写作计划,防止盲目随意,特别要注意以点带面,避免重复训练,做无用功。三是注重写作的目标要求。严格说来,一味训练作文思路,往往容易出现模式化,造成机械运动,思路不但不活跃,反而容易僵化。

写要个性化。班级同题作文同等要求有好处,但也存在明显的弊病,容易忽略个性的挖掘。对此,可以多自由命题式作文,让学生各抒己见,各展所长。也可以让学生多写随笔,有感而发,可长可短,不一而足。更可以通过培养他们良好的观察、思考和写作的习惯,从本质上解决学生作文所存存的问题。

四、生活是写作的唯一源泉,但却不是只有一个源头

我们经常说,生活是写作的源泉,但写作和生活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联系,作文怎样才能从生活中汲取更多的营养,怎样表达才具有生活气息和生活真谛,却似乎有一个模糊的区域。一般就是从作文的内容角度来理解,认为没有生活的基础和积累就不可能写出生活化的文章,文章容易内容空洞,言之无物。其实仅仅认为作文的内容源于生活,应该还没有全面把握其中的联系。生活和作文的关系至少应该从三个层面上予以理解和辨析。

我们一般理解就是写作的内容从生活中来,但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源头。无疑,作文要首先表现生活,作文的材料来自生活,作文要表现的也是生活。可以说,没有生活的“源”,就没有作文的“流”。没有生活的“本”,就没有作文的“木”。挖掘生活的真谛,这既是作文的要求,也是人生的必需。

但不少人似乎缺少更进一步的理解,实际上,写作的真情实感也是从生活中来的。真正的生活化作文不是在作文中描写了多少生活的现场,而关键在于是否表达了真实的感情。要想文中有真情,首先要作者有真情。有了真情实感,才能投入到文章中去。人们常说:“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情溢于海”。

有了情感,自然就会产生丰富的联想和想象,无情的山水,在有情人眼里,充满着情趣。有了情感就可以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文章的内容就可以一层翻出一层,层出不穷。有了情感,还会产生不竭的灵感和美感。人们往往认为,灵感源于生活的积累,但要真正迸发,情感的导引却是至关重要的。情感还是产生美感的基础,“情人眼里出西施”,情人眼里也出美景,写一篇美文,首先要有美的情感,这也是作文的最高境界。抓住生活中的一鳞半爪,就能在作文中做到半瓣花上说人情。因此,热爱生活,并积极地去观察了解生活,就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就能获得比别人更丰富的精神享受,同时,也就可以表达出比别人更为丰厚的对世界的理解。看到自然山水,主体要主动介入,这样我们眼中的山水也就有了情感。长江三峡的神女峰,长城脚下的望夫石,都是硬邦邦的石头,可它们都变得那么美好,那么让人伤感。草叶间的蝴蝶,碧空中的星月,也都让人产生了无限的遐想。一幅幅动人的景象,总给人许多美的享受。

生活不仅为作文提供素材和情感,同时也是写作技巧的主要来源,这可以说是第三个源头。在写作时,不少学生常常感到技巧匮乏。其实,技巧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它一定来自生活。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也是不断变化的,生活中蕴涵着故事,蕴藏着戏剧,如果我们善于观察,认真思考,就会发现鲜活的写作技巧。由于每个人的视角不同,因而得出的技巧也都是具有个性色彩的。一味学习别人的“文章应该怎样做”,那只能亦步亦趋,人云亦云。写作技巧和内容一样追求创新。如果我们能注意从生活中汲取写作形式方面的养分.就会不断发现新的写作技巧,提高文章的表现力。大千世界,看起来与写作技巧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但仔细体味,寻找其对接点,就会发现有“一点通”的地方。古今中外,故事的结尾都讲究一种巧合,或者说一种出人意料,但读者却感到“情理之中”,因为生活就是这样。要写一个人,往往是先抑后扬,鲁迅写藤野如此,不少人写鲁迅也是如此。为什么?陌生人初次相见,总有一种拒绝情绪和心理,这也是生活原貌的体现,却成了一种写作技巧。只要中学生善于咀嚼生活,变生活之理为作文技巧之理,定能在作文中展现夺目的个人风采,也会让我们感受到生活更多的魅力。

五、除非我们采取故意剔除的方法,否则景语里面一定也有理语

人们都知道,王国维有一个著名的观点,即一切景语皆情语。许多教师在作文教学中也都十分强调情景交融,借景抒情。但言必谈景语里的情语,势必影响景语里理语的挖掘与展示。写文章,情是命脉,但我们现在毕竟不是那种一景一物只关情的时代了。景语里悟出理语,从全面培养写作素养角度看,也是十分必要的。

那么,景语里是否也有“理语”呢?不能说一切景语皆理语,但至少一般景语里也含有很多的道理,因为情和理本来也是不可分割的,既然景语里有情,那么也肯定有理的因素。可我们的教师却很少强调景理交融,借景言理。

北宋文学家邵雍曾说“天下之物莫不有理焉”,苏轼也说“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当然,宋朝人所讲的“理”与我们现在所说的一般的“理”有所不同,宋人大量的写景诗文中所包含的理智和理趣,也不足以作为我们立论的依据。但古往今来,许多写景的名篇佳作,其“理语”的成分也都十分丰富。屈原的《离骚》和《涉江》中,大篇幅内容都在写景,被人们认为是抒发了千古之情,但透悟了其中内容之后,谁又能否认他写出的封建社会忠信被谤、奸佞获宠的千古之理呢?陶渊明《桃花源记》、《归去来兮辞》大部分内容也都在写景,但透过恬淡闲适的山村美景,也让我们领悟了他所表达的官场混浊、泯人良知的一个“理”字。

写景的文章不用多说,从以抒情见长的写景诗词来看,也让我们看到“理”的强大。杜甫《后游》写道“江山如有待,花柳自无私”,说江山花柳好像在等人们去欣赏,用来说明大自然是无私的道理。他的另一首《秋野》诗云“水深鱼极乐,林茂鸟知归”,水深了,鱼极乐,树林茂密,鸟儿就知道归来,用来说明环境影响的重要。苏轼《题西林壁》,王安石《观书有感》,都是写景寓理的典型例子。

一事一物如果总关情,一事一物也肯定总关理。

回头再来看看中学作文,写景状物的文章不少,但都是借景抒情,托物言志。其实,如果不关注和把握其中所蕴含的“理”,所抒写的情感也往往是苍白的,空泛的。只有情理交融,才能感人至深。作文不仅要抒情,也要写理。而“理”是从景物中悟出来的,中学生悟理的功夫确实不够。实际上,从景中悟情容易,“悟理”难。因为悟理需要穿透事物的表象,并且往往是在悟情的基础上,才能悟出真“理”的。中学生作文中缺少理,这与平时我们一味要求“情字当头”有很大关系。即使文章中讲了一些理,往往又是坐而论道,纯粹是说教式的,显得缺乏说服力。说让人坚韧、坚强,讲了一通大道理,似乎还不及描写一下悬崖缝中的一叶绿苗;让人有爱心,呼出一串“啊”字,还不如写写池塘边那轻轻拂面的垂柳绿荫。

光有情的文章,往往显得缺乏才识和见地;而有情有理的作品,才能让人既感动又得到启迪。

转自:微信公众号“张玉新导师工作室“、微信号   zyxdsgzs

      源自:《中学语文教学》2012年11期

拓展阅读

赵宪宇:那些所谓的糟粕,其实可能都是精华

语文老师上课,如果讲到苏轼的“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不向学生提醒这其中有糟粕,似乎就是教学的缺憾,就是教学的失误,甚至就是思想定位的问题。

其实,我们把许多精华的东西当成了糟粕。

知识分子说的话,别轻易相信,声东击西,拐弯抹角,是知识阶层表达的特点。不是大家不真实,而是就有这样的风格,这是表达技巧,也是有知识和文化的体现。知识分子们为了表达的需要,往往要欲扬先抑,斗折蛇行,喜欢退一步讲话。哪怕说了泄气话,说了极端消沉类似看破红尘的话,也要看看是否话中有话。

我们还是看看历史上有几个著名的知识分子吧,他们的表达看起来不但灰心,似乎就是不可救药了,但他们却是看破之后更加的奋发。不是糟粕反是精华。

一个是屈原,屈原在《渔父》里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算是看破了那个世界,但他却愈挫弥坚,更加坚定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至死不渝的追求。

曹操其实也算是知识分子,他在《短歌行》里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似乎已经是准备碌碌无为了。但他在几乎同时又写了一首《龟虽寿》,呼号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看破之后绝不碌碌。

李白是标准的知识分子,在唐玄宗的秘书处只做了几个月就不干了。似乎更是要看就看到底,他在《梦游天姥吟留别》明确宣示,“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这似乎也是教学中极其糟粕的东西,但紧接着就更加慷慨至极地说,“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大家比较认可的的陶渊明,是一个地地道道看破世道和官场的彻悟之人,消极之人。《归园田居》说自己在官场是“误落尘网中,一去十三年。”对人生更是发出这样的绝望,“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自己归隐之后,种田也好像是精神萎靡,以至于“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但最终还是早起晚归,辛勤耕耘,“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换个方式活得也很投入,无论如何不会弃世自废。

就说苏轼的“人生如梦”,人间既飘渺,又短暂,更空虚。应该是标准级的糟粕,殊不知,苏轼这里只是一宕,他是为了表达更加跃升的思想和追求。紧接着就十分强烈地表达了仰慕英雄豪杰,建功立业的宏伟志向。事实证明,苏轼也确实从没有懈怠,一直在看似消极之后奋勇前行以至于死在任上。用现在的话来说,死于公职,鞠躬尽瘁。

所谓的消极之处,可能更是人生的深刻之时,更是人生的亮色所在。

而这些是矛盾吗,是精神分裂了吗,还是言不由衷无病呻吟了吗,应该都不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得意之时看不见红尘滚滚,看见的都是纸醉金迷,这个时候的人生才是没有理性只有感性的,根本落不到地上。看破了,牢骚了,冷静了,才恢复了客观。积极进取的人,有时可能首先要看破。只是可惜的是也有人看破之后,却消极遁世了。看破红尘,不一定是颓废者,更有可能是一个智者,一个准备出击的人。

被文学毁了的生活

去年和三十多年前的同学争辩,桂花怎么会有白色的,被嗤笑。我一直以为桂花都是金色的,都是被“金秋送爽,丹桂飘香”给整的。

小时候的作文伎俩很多,还津津乐道的,现在感觉真的是幽默了。

写家乡的变化,就借鸟抒情,说小鸟第二年再来的时候,飞来飞去,就是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咦,去年还是低矮的平房,今年怎么就都高楼林立呢。结尾的时候,总要无限深情地总结道:家乡的变化可真大啊。

其实,专家们明确地说,不管怎么变,小鸟都会精确地知道旧家老窝的,除非它们不再回来。

小时候写赞美教师的作文比较多,不管是男女教师还是年纪大小,同学们都叫他们眼睛里布满血丝,叫他们戴上厚厚镜片的眼镜。年纪稍微大一些的,还叫他们两鬓斑白,佝偻着腰,说话声音沙哑,等等。

为了表示老师敬业,同学们只好在作文里这样“摧残”我们。

而老师们为了表现自己的敬业,也许本来挺拔的可能就故意点佝偻,本来深邃的,眼睛也硬熬成血丝。都是叫文学给整的!

实际上,连蹩脚的文学剧本都知道反串角色形象了,连贼也知道让自己光鲜,连乞丐也知道叫自己有品位了。那个被市民抓到的贼子,浓眉大眼,头发梳理得油光可鉴。那个带着残疾孩子乞讨的人牌子上有安民告示:“只要钞票”,并且嘴角上也挂满“尊严”。

如果写时间过得快,全班同学开始几乎都是一样的,“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又是一年”。延伸到后来,不管是什么时段的总结,上来总是用“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是”打头。

要写天快亮了,我们也有共同语言,一般是“东方出现了鱼肚白”,再接下去就是,“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以至于我现在一吃到鱼肚皮,就想到天快亮了。

想想也不能埋怨老师和学生,就连所谓的作家也是这样写,写个姑娘也总是樱桃小口,柳叶弯眉,圆圆的脸蛋,浅浅酒窝之类的。那个以乡土小说闻名的作家,他的作品中几乎所有的农村姑娘都是这样的长相。生活中有酒窝的人确实不多,不知道大家是否有感觉,我认为有酒窝真的不怎么好看,要是男人也长个酒窝,那更是窝气。

鸟儿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家吗?其实,鸽子、燕子、喜鹊,等等,跑得再远,时间再长,变化再大,也忘不了自己的家的。就连猪狗猫之类,对家的记忆也比有的人都牢,特别是比那些忘本的动不动就用来路不正的钱换得移民证的人记得真切,记得牢靠。

别跟着文学走,生活比固执的无知的文学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更新:2017/11/13 6:14:40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图文】印象·安家底小学

11月23日,灵宝市小学第五共同体本月主题活动,在故县镇安家底小学举行。来自灵宝市第五小学、灵宝市第二实验小学、川口乡、函谷关镇、故县镇五个共同体单位的一...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