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讲了也不会,何必再讲
作者:梁增红 来源:京师书院BigData 点击:215次 评论:0

梁增红:江苏省初中语文特级教师、常州市教科院初中语文兼职教研员、常州市第二十四中学语文教师。

山东潍坊的课程教学改革经验中,有个“三不讲”:学生自己已经学会的了的不讲,学生自己能学会的不讲,老师讲了学生也不会的不讲。

这三句话,其实真正看来不过是教育教学的常识,但是,常识在当下教育教学中,却成了“成功经验”,有时真令人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莫非教育者首先要进行普及常识?

前两句话,没必要说,第三句话,我是有感而发。比如,教学研讨会上,我就曾听到一位老师这样说:一道题目,我讲一遍学生不懂,那么,我就讲两遍,三遍,四遍……我就不信,讲了十遍,他还是不懂。

说实话,听了这位优秀教师的发言,我除了敬佩这位老师的坚持不懈的精神外,我都怀疑,换了我,一定要精神崩溃的。一道题目,要讲十遍才能让学生懂,那么,教育就变得简单了,因为,只要重复,就可以百炼钢化作绕指柔,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如果这是经验的话,那么,以后我们改变学生的落后面貌,就有足够的信心了,推而广之,这位老师的经验的确是成功的话,我愿意牺牲一下自己,遇到这样的学生,我愿意讲一百遍。可惜,这只是假设。

这里请让我以小人之心度一下君子之腹:

首先这位老师的教学有问题,而且不是一般的问题,是很严重的问题。原因何在?当然,首先是老师的教学能力不敢恭维。原本应该一遍讲清楚的事情,老师却要讲十遍,老师就要很好地反思自身是不是表达不清楚,或者是没有立足学情,而不是在这里炫耀自己如何如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机械重复。如果是学生没有用心听老师的教导,那也不是仅仅靠重复来解决,而应该让学生学会专心听讲才是,好的习惯是可以迁移到以后的学习的。如果是学生根本就无法理解老师所讲述的内容,出现知识跳脱,思维断裂,那么,老师应该摸清学生的状况,找到症结所在,然后有的放矢地弥补空缺,搭建梯子,使学生能拾级而上,最终完成解答。如果是学生学习能力根本无法企及,那么,请恕我直言,放弃也许是最佳的选择。否则,任你如何吐沫星子飞流直下三千尺,学生也是听得云山雾罩,稀里糊涂。纵使学生能在老师讲了十遍之后貌似懂了,会了,我看也不过是一时的强化记忆,学生依葫芦画瓢,暂时记住了表象而已,解决问题的路径,理解问题的前因后果,知识框架的建构,还是一片海市蜃楼。如果老师再来个举一反三,估计会令老师的自信心大受刺激。学生还是不会,那么是不是要再讲三十遍呢?

有不少老师出于良好的初衷,抱定了一个宗旨:不让一个学生掉队。于是,在课堂教学中,常常为了让每一个学生都能达到预期教学效果,哪怕是一个浅显的问题,也要反复强调,再三检查。一些学习能力薄弱的学生成了课堂上备受关注的“宠儿”。几乎是每一个问题,都要以班级的最后一名学生为起点,直到他圆满回答,老师才满意地点点头(是不是如释重负?),说一声:请坐。其实,如此做法是多么的低效甚至负效。课堂四十五分钟,是属于每一个学生的,尤其是班级授课制的条件下,一个非常容易的问题,在大多数学生而言,其实不成问题,但他们也被绑架在老师与落后学生的极其无聊的对话中。有时在一个问题的纠缠不休,忽略了更多学生的感受,他们要么看西洋景,要么百般无聊,要么就陪着哈哈笑,老师自己一次次地纠结着“要不要继续下去”,而一次又一次挫败的落后学生,也是更加丧失信心。毕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自己的弱势的方面都暴露出来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加之,其他同学的嘲笑和不满,往往更令这些学生羞愧难当,无地自容。他们越来越害怕被老师请出来回答问题。因为,在简单的问题,对他们而言,可能都是一道道难以越过的高山。有人曾提出理想的说法:因材施教。意思是,在课堂教学中能够针对不同的学生状况,提出不同的问题,并美名其曰“分层教学”。我至今也没有弄明白的是,当老师为一个张三同学解决问题的时候,李四同学该干嘛?你能保证其他的几十个同学都会自觉地学习吗?暑假里听周彬老师讲座时,他也理性地提到这个问题,并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前课堂教学的低效,很多时候,就是老师把80%的精力花在20%的学生身上,而置更多的学生于不顾。这难道不是另外一种“不公平”?

孔子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我们且慢盲目乐观地提出“举一反三”,首先还是理智地想想,孔子的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当我们老师失声哀叹“把流水泼到筛子上去”的时候,当我们老师无奈地摇头“种下龙种收获了跳蚤”的时候,当学生用近乎哀求的语气恳求“老师放过我吧”的时候,当我们老师千辛万苦苦口婆心却换来学生的极不耐烦地说“老师,你为什么总要盯住我”的时候,我们还是“不复”为好。

讲了也不会,那就不要再讲了。

拓展阅读

梁增红:讲与不讲

西南联大时期,一些大师讲课别有特色。先摘录两段文字: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要算闻一多先生的《楚辞》课,一个学期40多节大课,闻一多先生只讲了屈原的一首诗《天问》。平均每节课只讲《天问》中的几个诗句,甚至四五个字。然而,这并不是说闻一多先生故弄玄虚,或者在钻牛角尖,恰恰相反,闻一多先生通过他多年来对《楚辞》的研究,已经形成了十分独特的学术见解。他弃《离骚》而选择《天问》,在一般常人看来难以理解,但事实上屈原的《天问》从哲学上讲,其思想内涵要丰富得多,在世界文学史上也实属罕见之作。(《精神的雕像——西南联大纪实》160页)

国学大师陈寅恪开学第一节课的时候,则对学生们宣布:别人讲过的东西我不讲,我自己以前讲过的东西我不讲;古人讲过的东西我不讲,现代人讲过的东西我也不讲,外国人讲过的东西我不讲,中国人讲过的东西我也不讲。我只讲以前没有人讲过的东西。

国学大师以其鲜明的特点,开门见山地提醒他的学生,他的授课,他的学术思想是独特的,而重复在学术上是没有意义的。他在讲课当中也是如此,学术当中如此,而他所培养出来的学生,思维方式历来也是十分独到,个性鲜明,学生一定程度上接受的不仅是教授们的知识,更重要的是接受他们独到的思维方式,这也是西南联大学生成才率如此之高的一个重要原因。(《精神的雕像——西南联大纪实》,159页)

从这两位大师的轶事中,我首先想到当下教育教学中的一些“经验”,诸如用量表的形式来规定“课堂上教师要少讲,学生要多讲”。某地课堂改革的经验是“一节课教师只讲5分钟,把其余40分钟留给学生”。有的干脆以“行政推动”“特色”的名义提出某某模式,让一个地区一个学校的所有老师去模仿,并以此来考核教师的课堂教学。等等。有人甚至认定,课堂教学是否高效,就看教师讲得是否少,似乎教师讲得越少就越高效。而事情常常就止步于此,最多在一阵喧嚣唏嘘之后又归于平静,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条水。

教学原本就是一个师生互动的场,在这个过程中,教师是教的主体,学生是学的主体,二者不可偏废。我们有很多时候都是在走极端,如一谈到过去的讲授法,马上就从时间上开刀,从数量上考量,把多少年来积淀下来的好的教学经验一起革掉,也不管是否有与时俱进的现代意义。其实,讲与不讲,讲多讲少,往往只是一个形式上问题,不可一概而论。有些老师讲得精彩,学生从中获益,偶尔一讲到底,又有何妨?总比弄些表面的热闹、浮躁的表演、假冒的合作、虚伪的探究、无尽的题海要来得更有价值。何况,有很多内容确实是需要老师来讲的。毋庸置疑,只顾形式而不顾实质,是对课堂教学的戕害。研究表明,相当多的教育教学理念,其实并未超越甚至远未达到孔子、苏霍姆林斯基等大师们留下的成就,而从他们的著述中,我们似乎很难找到任何一条关于课堂教学外在形式上的时间分配、设计版块之类的论述,我们津津乐道而又心驰神往的却是孔子的“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以及苏氏的和谐教育原则给学生和教师带来的成长与发展的必要贮备与积淀。

我之所以对两位大师的课堂教学风格产生兴趣,倒不是说我们的基础教育阶段,教师也要像大学教授一样挥洒自如,纵横捭阖,尽情绽放自己。毕竟,能做到这一点是需要底气的,是需要氛围的,况且我们面对的不是大学生,而是心智尚在成长过程中的中学生,生活和读书的阅历尚不丰富,学习上也缺乏一定的自制力,对事物的分辨力、理解力还比较稚嫩,独立思考的能力还比较欠缺。但是有一点应该是古今中外概莫例外,那就是无论什么阶段什么学科教学,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让学生成为自己都是共通的。可是,我们现在的课堂上,讲什么呢?很多东西,学生能够自己发现的老师也要讲,能自己读懂的老师也要讲,学生已经会了的教师也要讲,书本上有的老师也要讲。真正是教师自己思考的东西不敢讲(如果有的话),只敢讲教参上的,别人说过的。我们经常会遇到一种情形,考题上出现了多种答案的可能,几位老师争执不下的时候,最后一锤定音的往往是这样的话:“以教参为准,以课本为准”。教师的专业自信心缺失可见一斑。一句话,用自己的嘴巴说别人的话。至于说讲的东西是不是恰到好处,直抵要害,是不是站在学生立场上,并不在考虑之中,大多时候,老师也会自我自嘲一下:讲总比不讲好,讲了也是自己安慰自己。

罔顾内容而形式至上,从本质上说,也在抹煞教师的教学个性,课堂教学根本就不存在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我们常说,要使学生的个性获得发展,才能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我想,学生个性是否能获得尊重,是否能获得健全发展,离不开老师的言传身教,有时甚至无需刻意去标榜什么,老师往讲台上一站,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个性立即凸显出来,学生也在潜移默化中学到了许多难以言表的东西。如果用以形式上“讲的多少”来衡量,闻一多先生的课,估计是不合格的。有意思的是,陈寅恪先生的六个“不讲”,传达的也是“个性鲜明”的独特意义。他告诉学生,不重复别人,更不重复自己。现在很多老师,容易产生职业倦怠感,往往就是因为教育教学中缺少创新,把充满了智慧和灵动的教育活动当成机械重复所致。如果我们“离开了教参就不能备课”,满足于检查“备课笔记书写认真”,上课时干脆在讲台上摊着一本又一本的教参去照本宣科,把自己陈年的备课笔记拿过来剪刀加浆糊,复制加粘贴,年复一年地重复自己,多少年如一日,涛声依旧,还谈什么个性与创造。换句话说,教师没有自己的见解观点与学生分享,不能用个性化的文本解读和教学风格令学生服膺,学生听来恹恹欲睡,也许起立时喊声“老师好”,心里想的恐怕是“老师不过在转述别人而已”,寄希望于学生跟着连自己都患上了“失语征”的老师获得个性发展,无异于痴人说梦。

我们常痛感现代教育在批量式、工业化、规模化的社会背景下,学生个性渐趋式微,教师个性意识消解,课堂教学在盲目跟风、常识放逐、功利驱使的外部条件左右下也躁动不安。大环境我们无法改变,其实可以从自己的课堂开始改变。想当年,闻一多和陈寅恪们处于那个兵荒马乱、朝不保夕、物质匮乏的时代,却能以个人魅力引领感召学生在风雨飘摇中潜心学术、矢志追求,造就了一大批影响国家发展进程的有用之才。相比之下,今人理应更有作为才是。


更新:2017/11/14 7:01:41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图文】印象·安家底小学

11月23日,灵宝市小学第五共同体本月主题活动,在故县镇安家底小学举行。来自灵宝市第五小学、灵宝市第二实验小学、川口乡、函谷关镇、故县镇五个共同体单位的一...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